400-700-2666
一枚婚戒,一個故事
定制一枚婚戒需要多少錢?
   
x
我一生最值得寫的就是趙燕玲

茅于軾說,我一生最值得寫的就是趙燕玲,她是我幸福的第一源泉。
1953年春,24歲的茅于軾走進蘇州獅林寺巷63號,
一位女孩緩步迎來,白底藍色圓點的襯衣配著合身的長褲,
眼含情眉帶笑,素雅靈動,茅于軾被她的絕色震住了。
女孩就是趙燕玲,出身在一個大戶人家。
因幼時體弱多病,集全家寵愛在一身。
但是就是這樣一個“嬌小姐”,
工作起來手腳麻利,是個能手。

茅于軾說她的美麗,并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。
當年,她的大照片總在照相館的櫥窗里展出。
不論她住在蘇州、上?;故潛本?,她的照片就掛到哪里。
在他們記憶中,最甜蜜的地方是蘇州獅林寺巷63號。
結婚前相識約會,新婚之夜也是在那兒度過的。

創作元素:拱橋、柳枝

最甜蜜的地方是蘇州獅林寺巷63號。
他們的紀念婚戒以“拱橋、柳枝、閣樓”為設計元素,
展現蘇州獅林寺巷63號,表達他們這段50多年
相濡以沫的愛情故事,既是復刻一段回憶,
也是一種美好的傳承。